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正上下 > 内容详情

满海深忧,玻璃墙作文|满海深忧,玻璃墙作文3150字

时间:2018-04-10来源:龙华帝国网 -[收藏本文]

浪花一遍遍亲吻着她的脚趾,海风撩乱她的栗色长发。坐在沙滩上,她专心用海藻编织蝴蝶结,绿幽幽的颜色像翡翠。

这时,走来一个女孩,她一侧头,看见一双干瘦白细的小腿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女孩一身白色连衣裙,长睫毛下的褐色眼珠盯着她手中的海藻蝴蝶结。

她狐疑的看着女孩,确定她没什么企图后才很简洁的说“做蝴蝶结”。

女孩“哦”了一声坐在她身边,兴致缺缺的把目光移向一望无际的海。涌来的浪花也不停地亲吻她的脚趾。

大大的海滩上只有一张常年挂着的渔网,她编好蝴蝶结后准备离开,又碍于旁边的女孩不敢走。

直到夕阳西下,旁边的女孩似乎看够了海,也有了离开的打算。她拍拍手起身,将长发挽起,海藻蝴蝶结卡在发中,往海里走去。

可与此同时,她发现那个女孩也在和她做一样的动作。

“你在干什么?!”

她一惊,跑过去抓住女孩,把她拽回海滩上。她气急败坏:“想自杀?”,女孩自若:“你不也是?”

她登时没了话。半晌,才说一句“我和你不一样”。女孩眯眼定定的打量着她,突然转身往海里冲,直到消失在海中央。她反应过来大步跑去,却在接触海水的刹那生生止住步子。

那道深入海之底,长入天之涯的玻璃墙将她的眼睛慢慢撑大。

她问了老龟管家,关于那堵又厚又高又宽的玻璃墙。老龟管家说那是东海和西海的分隔线。她不解,又问为什么东海和西海要有分隔线,老龟管家附在她耳旁说:“两海历来为敌。”

翌日,她带了一株珊瑚到海滩上,想编一个戴在头上的环,可忘了带细细的海藻丝做线。四处张望之下,她准备把那张黑漆漆的渔网好生清洗一下,再凑合着用。

那个女孩又出现了。

“喏。”一团捆扎好的海藻丝躺在窄小的手心里,她只瞟了一眼,继续扯着渔网。

女孩见她不收,也没硬塞给她,自己坐在海边编起什么来。她在海里洗着渔网,用余光瞟着她不停哪家医院治疗羊羔疯最权威忙活的纤长手指,知道她在编花环。

她撇撇嘴,将渔网撕成一条一条的,穿进珊瑚满身的小洞里。

她才不会收敌人的东西,管她是西海的公主还是子民。

编好的珊瑚头环还是被她丢弃在海滩上,那劣质的渔网无论怎么洗都有一股臭味,污染了她的栗发。

“帮我准备好衣服。”回到深海寝宫,简短的一句交代后她钻入浴室里,一遍遍洗着长发,挤很多香喷喷的洗发液。

她的脑子里突然就闪出那个女孩。

“我的天,你怎么会想敌人!”她被自己吓到了,搓头发的速度突然加快。

洗过后,她拿过佣人准备的衣服,发现上面放着一个海藻花环,镶满了大大小小的珍珠。

眼尖的她发现,最大的一颗珍珠只有东海珍珠的一半,却圆润不已。

东海宫很少有关于西海宫的任何记载,她只有去问最年长的老龟管家。老龟管家起先什么也不肯说,直到后来才用爪子在她手心里画了个无形的“争”字。聪明如她,一看便领悟。

西海和东海是四海中各方面都最强大的两海,一旦有谁统一四海,必然是它们中的一个。所以西、东两海一直暗暗较劲,虽未正面交锋过,但却有不少生灵因此事丢失了性命。

手指不停的摩挲着海藻花环上的珍珠,她一咬牙,往水面游去。

不出她所料,那女孩仍坐在海滩上编织着什么,双腿微微弯曲,等浪花的一遍遍拥吻。

天很蓝,她的黑发,白裙角在海风中微微摆动,低垂的睫毛长而翘,像鸦羽。

她竟看得有些入神,手指松懈时花环掉在海滩上,粘满沙子。

“喂——你——”她拾起花环叫喊女孩,声音高傲。

女孩转头看了她一眼,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。

“我不要。”待女孩走近,她毫不客气的将海藻花环扔过去,那些沙子蹭黑了她的白裙子。

女孩拾起花环,思忖片刻开口:“这不是我编·····”

“不是你编的还是谁编的?!”她语昌都癫痫病治疗医院气尖酸:“我从来不会用像你们西海那样粗的海藻丝,也从来不用像你们西海那样小的珍珠!拿走,我不想和敌人扯上任何瓜葛!”

一顿羞辱后她转身欲走,却被女孩扯住手腕。一回头,女孩脸上是少有的气急败坏。

“敌人会送你花环么?”女孩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眸子,她被看得不自在,垂下头咬着唇。最后,女孩似妥协的叹了口气。

“和你讲讲玻璃墙吧”。

她一斜眼,看见又厚又高又宽的玻璃墙。

“玻璃墙······嗯······是我父王修筑的吧,以前常听他感叹幸好,幸好修了这堵墙。你肯定不知道吧,我们西海从未想过与你们东海为敌,那个统一四海的念头,从未在我父王脑中闪过,哪怕一瞬。一切都只源于权利的诱惑,若不是它,你的父王不会一直派兵暗打西海,我的父王,也不会修筑这玻璃墙。”女孩仰望着直耸青空的玻璃墙,而她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过了许久,她深吸一口气问:“‘以前’是什么意思?还有,为什么要用玻璃修墙?”

“因为我的父王已经死了,但他一直心存希望,如果墙是透明的,东海子民和你的父王就能看到西海根本无心卷入权利之争,那就没有无辜死去的子民了。”

平淡如水的言语在她听后,像有一块石子丢进池塘,涟起了波澜。越来越大的愧意荡满胸腔。

那堵墙,竟是用来隔绝纯净与贪婪。

她潜入深海,找到了玻璃墙的最底部。在很不起眼的一个角落,居然有刚好可以过人的洞。这时,她知道女孩用什么办法送来了花环,便握住了手中的海藻蝴蝶结,同样钻入西海。

西海的环境和东海差不多,满地的珊瑚蚌类,和游来游去的小鱼小虾。也有很多巡逻的兵将,拿着一把钢叉,面无表情。她咽了咽口水。

四处张望下,她发现一大片高而密的海藻,快速游去。她恰好穿了一件绿色的海草长裙,纱织的裙摆随着她的游动而摆动,穿梭在一大片翠绿中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。

巡逻的兵将没有在海藻林过多停留,乘着一只大章鱼往其他地方去。她小心地露了个头,又等了一羊癫疯是什么引起的会,才放心游出来。

西海宫的守卫不是很多,却隐隐含着股肃杀之气。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觉手臂上有刺疼的感觉。

“站住!”刚准备偷偷地越过宫墙,便有守卫叫住了她。她一哆嗦,以为自己已经泄露了,索性逃得更快。守卫见势不对,忙叫喊着“东海的人”,追去。

见到女孩时,她感到手臂上的刺疼真真实实存在,并随着时间的延长逐渐加深。

“给,我自己编的,还有珍珠······”她扯开嘴角勉强笑,递给女孩海藻蝴蝶结,上面有一颗大大的珍珠,虽不是很有光泽,但仍很少见。

女孩一袭遮住脚的水蓝色纱裙,头上的珊瑚王冠缀有海底稀少的红宝石。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掌心里的一团深绿。

而她,分明从女孩眼中看到了鄙弃,和······毫不掩饰的恨意。

女孩狠力打开了她的手。

随后,在层层叠叠的兵将里,蝴蝶扑向深渊,不知道那珍珠,是不是泪。

不止是手臂,她全身都刺疼难忍。

“我不会给你任何可以缓解的东西。你要知道,我父王难受的时候,一刀就了结了自己。”女孩说的决绝冷眼看着一身破布的她,翻来覆去寻求丝毫舒服。

“实在熬不住了,喏,刀。”一把银晃晃的短刀扔到她面前,她被针扎的痛苦顿时放大了千万倍,甚至感觉自己身上每刻都在多出一个洞,随时会像一个气球放光了气那样,萎缩成一小团。

“其实······玻璃墙根本就是东海修建的吧···嘶····”每挤出一个字她便觉离死亡更进一步,不过,在永远消失以前撕破了西海的伪皮,也算无憾。

“是又怎样?东海之所以修筑玻璃墙,无非是为了炫耀自己有多富足!”女孩声嘶力竭,双手紧握成拳:“你们想要称霸四海就称啊,为什么要向父王投毒?!你根本不知道他死时瞪圆的眼有多么令我害怕!”

在合上眼前,她全身刺得麻木。最后进耳的一句话,只觉骇浪扑心。

终是西海称霸,东海俯首称臣。

“这是癫痫病没有发作,请问还继续使用药物吗?东海送来的上品珍珠,大王查看。”女孩端庄的坐在珊瑚椅上,老龟管家看她许可的手势低头将锦盒奉上去。

可只一眼,她便将宝物尽数扔在地上。

“诺大的东海,才区区几颗劣质的珍珠?莫不是不服战败,故意戏弄与我!”她气愤站起身,老龟管家吓得跪在地上直哆嗦。

“大王明察,东海绝无逆反的意思。只是······东海的水质天生差,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奇珍异宝······这献上的珍珠,算为上品······”

她猛然一愣。

“你是说,东海的水质差?”三步并作两步,女孩急匆匆的走下王位,询问老龟。

老龟管家幽幽的叹口气:“是啊,一直都不好,依靠水活的动植物每一种都活的不旺盛。就说珍珠,特别大,但光泽种质却比不上西海的千分之一······”

“说句大逆的话,若不是东海条件极差,小公主被大王害死的仇我们一定会报,且定会独霸四海。”

女孩听出了老龟的满腔怨恨与无奈,却只无力的挥手让他下去。

她,到底是错杀了一人。

“这样吧,我编一个蝴蝶结送你,你不记恨我的父王,从此两海安稳。”

“······好。”

“那我怎么拿着蝴蝶结去找你,大概要明天才能编好啊。”

“先找到玻璃墙底部,然后是海藻林。最后是西海宫。”

“好,我要在蝴蝶结上扎一颗很大的珍珠。”

“······好······好啊。”

这段对话在女孩脑中闪过时,玻璃墙轰然倒塌,无数块玻璃坠入海底,她浑身上下划满血口。

如今,墙碎,沉坠,忧满深深海。

查字典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来源链接:https://zuowen.chazidian.com/zuowen2121977/